我流西幻paro,真ooc。

   喻黄。

黄少天2018生贺,黄少我永远喜欢你啊!

 

他一个人走在路上,身上破旧的袍子随黄沙一同飞舞,将天地染得看不出原本的颜色。

   追溯到他记忆尽头,便一直走在这路上,最开始似乎有许多好友相伴,一路插科打诨,脑中隐约有模糊的人影,总是温柔地喊他名字。隔着遥远而模糊的记忆,都能感受到内心难以隐瞒的悸动。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路上只有他一个人了,周围只剩漫天黄沙,和望不到尽头的路。

他不知道自己为何走在这条路上,却看不到别的出路,只能如行尸走肉一般日复一日地走在这路上,追求着遥遥无期的尽头。他看见过破旧不堪的古城遗迹,感受过沙漠绿洲,感受过沙漠里的每一个日夜,却再没能等到自己曾经的同伴,没能重现遥远记忆里那轻松快乐的时光。

他已经连续走了一个日夜了,始终没能找到休息的地方。他只觉得自己下一秒就会倒在地上,却奇迹般地一次又一次支撑了下来。炙热的阳光像是要把人烤化,他双脚已经生起了豆大的水泡,每迈出一步都觉得脚已经不像是自己的了,可他知道此刻不能停下来,若是停下,就有可能一辈子留在这片大漠里了。

“我可不想死在这破地方,本剑圣可还有一堆人生理想没完成呢!怎么能就死在这!”他嘟囔着,他的鞋子已经破了个小洞,被太阳烤得火热的黄沙便争先恐后地钻了进去,过高的温度逼得他只好停下,一抬头却突然发现远处影影绰绰,似是有座古城。

这座城市还保留着部分鼎盛的风貌,足以想象昔日繁华时,此处的热闹景象。他本只想在此稍做休息,再出发去寻找水源补充。而出乎意料地,他在这城里发现了一口尚未干涸的井,和一个小孩。

这小孩不像是生于大漠的人。皮肤白净,一头金发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一双眼睛看向他时,里面像是有光华流转,全然没有对陌生人的警惕与防备。

“你好!哥哥,你是外面来的吗!要不要帮忙,我看你不太好欸,要不要喝点水?我跟你说这水可好喝了!一口延年益寿不是梦!……”

小孩不停说着,顺便指了指身边那口井,他也是渴极了,一言不发地冲上去猛灌了几口水,好容易缓过来,这才仔细地打量起了这个孩子。

这孩子大约十岁,也不知道为什么会一个人呆在这古城里。他想了想,从自己随身的包裹里掏出了几个野果,问这孩子:“你吃吗?”

这孩子雀跃地从他手上接过了野果,就抱在手上开始啃,还边吃边嘟囔着:“好吃,待会给…留一个!”

他听闻笑了一下,伸手摸了摸这孩子的头,手感还挺好,没忍住又上手呼噜了一下他脑袋,问:“你说给谁留?这还有别人啊?”

孩子还啃着浆果,也不怕生,没躲。想也不想地回答:“是索克啊!我朋友!可惜他今天出去了,不然他一定跟你投缘!他可喜欢找外来人聊天了,就想知道外面是什么样子!哥哥,给我讲下呗!外面好玩吗?”

他本想张口说些什么下来,又隐约觉得那里有些不对,生生把话咽回了肚子里。

“讲什么?讲记忆里的漫天黄沙和路?连去哪都不知道的自己?”他突然惊慌起来,突然发现自己的生活如此单调,都没有可以说出口的故事。记忆里那个温柔的声音一晃而过,但还没来得及被保留下来,又不见了踪影。他勉强扯出一个笑容,又翻出几枚果子给那小孩,敷衍道:“这个留给你朋友吃吧。天快黑了,你早点回去,外面没什么好看的。”

那小孩的肩膀顿时垮了下来,头也跟着低了下去。却又转眼振作起来安慰他,冲他离去的背影喊道:“你以后一定会看到有趣的事的,要记得跟我讲啊!”

他听到这话,脚步略停了一下,却还是离开了。

他离开古城不久,就遇见了第二个人。那还是个少年,看起来生于一个富足的家庭,听说从小吃喝不愁,他却执意出门闯荡,做了个剑客。

“我想看看外面的世界!”那少年对他解释道。他们相遇在一段缺少水源的路上,因为少年前来借水而相识。此刻他们一同坐在火堆旁取暖,少年滔滔不绝地讲述他游历路上的趣事,描绘那些磅礴美丽的景色,又跟他聊到了未来的理想。

火光带着温暖在少年白净的脸上跳跃,一向直来直往的少年在聊到这个话题的时候突然不好意思了起来,连声音都小了许多。

“我想成为最好的剑客!和我朋友一起走遍天涯!”

那一刻,漫天星辰仿佛都落在少年眼里,显得熠熠生辉,照得他的梦想也如此闪耀。

“真好啊,”他想,“我呢?”

夜晚的时光似乎并不漫长,第二天,少年在到达一个小小的绿洲时,向他告别。

“我和我朋友约好了在这一起出发!我们从小就想一起去外面看看了!”

少年临别前的赠言仿佛还在耳畔,他一次又一次问自己:“我该去哪里?”

好像一粒石子被投入了平静的水面,他心中泛起些许涟漪。某个念头像是流星一般一闪而过,只叫他抓住一点尾巴。

“是什么呢?”远处的夕阳逐渐落下,在昏黄的暮色里显得格外深沉,几乎要投下一片阴影,宛若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

天快黑了,他只能继续前行。

这样日复一日,他却没有再发现过任何人,却开始频繁的经过种种遗迹,令他觉得无比熟悉,却又想不起究竟是什么,但又好似有什么东西在记忆里缓慢苏醒,逐渐连成一个整体。

直至某一天,他在路的一旁,发现了一块石碑。这块石碑的历史应该相当久远了,古老的文字承载着岁月的风霜,上面像是刻着什么咒语,这句咒语像是羽毛一样轻柔,却把过往的一切在他脑中炸裂开来。那个反复出现的温柔影子有了实体,他们年幼住在同一个村落,向同一个老师学习,年少一同出游,闯荡世界,直至今日。

“夜雨,只要有这个咒语在,我们就永远不会忘记彼此,无论生死。”

他感到恍惚,脑子里却又依稀浮现起什么画面,他看见自己兴致勃勃地向他递上刚摘下的野果;他看见自己与某人并肩而行,滔滔不绝却无人嫌他吵闹……过往如走马灯,一幕幕在眼前重现,每一帧里都有那人的身影,他站在记忆的尽头,温柔地微笑,一如往昔。

他猛地睁开眼睛,仿佛从噩梦中惊醒,恍若隔世。他几乎要流下泪来,迫切的想要抓住那人,却发现那人就在他床边,浓密的眼睫投射出一小片阴影,遮住了那片青黑,却难掩疲惫之色。

睡着了啊。

没关系,他又重新找回了自己,也找回最重要的那个人。

 

 

不记得是给黄少过的第几个生日了,在别人家蹭网写完了生贺,就不多说啦

黄少天,生日快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