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光

喻文州x黄少天

私设两人都是高二下学期学生(尽是bug,不要细究ORZ)

题文无关第二弹

标题出自“祁愿醒在辰光里——简媜”

 

“3分46了,加油!”

冬日里少见的阳光穿透层层云霭,洒落在朱红的跑道上,零星的积雪散落在操场上。此时气温不高,又是寒假,按理不会有什么人来,可今天显然是个意外。

偌大的操场上只有一名少年,气喘吁吁地跑过了一千米的终点,整个人差点瘫倒在地上。一旁给他计时的少年赶紧跑过来扶住他,还忍不住唠叨几句。

  “4分06。欸,差一点就及格了啊喻文州。不是我说,一千米而已,及格还是不难吧。你说说你智力那么高,体能怎么就那么差呢?怪不得一到冬天就感冒,每回叫你和我一起运动又不肯,这回体育老师可是把你托付给我了啊,千叮咛万嘱咐要你一定及格,以后乖乖和我一起跑步。”黄少天一边拿毛巾给喻文州擦汗,一边喋喋不休。实话说,喻文州体育确实不好,这回一千米测试,4分钟及格,全班男生就他没过,还跑出了4分23秒的“好成绩”,搞的体育老师压力奇大,生怕这位优等生最后学考挂在了体育上。为此勒令体育委员黄少天一定要每周监督喻文州测一次一千米。黄少天自然也不会放过这次机会好好“教训”喻文州一顿。

一直任由黄少天拿毛巾在他头上乱蹭的喻文州终于恢复了些许说话的力气,接过了毛巾自己擦起汗来,再也不想听他念叨这话,只好抬起头来一笑:“那确实是没有少天那么厉害啊!”

黄少天被他这坦然的样子噎得说不出话来,只好刻意转移话题“欸,明天就是你生日了喻文州,你今天下午还自习吗?反正明天有课是浪不成了,要不今天下午出去庆祝一下呗。”

“自习吧,还有几张试卷没写。”喻文州此刻正抱着水杯小口喝热水,闻言想了想,答道:“要不晚上回去看个电影吧,看上次你想看的那个。”

喻文州和黄少天两人打小相识,小学初中都在一个学校,高中更是分到了一个班,高二即将进入下学期,时间也逐渐紧张起来,两家便在学校附近合租了一套房子供他们平时居住,只有节假日才回家休息。反正午饭晚饭都在学校解决,也不需要家长天天陪着,两人更是乐得清静。

在食堂吃完午餐,两人就跑去教室自习了。寒假里学校只留了小部分学生进行自习,他两就是其中之一。整个教室里就只有几个人,学校自然也不会开空调让他们享受,教室里冷得坐不住人,一向怕冷的喻文州却像是毫无感觉,全身心的投入了学习的海洋。

  黄少天盯着喻文州看了一会,随即收回了目光,喻文州的脸都冻白了,手大概也没能在书写中温暖过来。一个下午的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已经快六点了,教室里也只剩下了他俩。黄少天用笔戳了戳喻文州的手,扬了扬下巴示意他收东西准备走人。喻文州像是被冻傻了似的,慢了两百拍才反应过来,又像是一瞬间活过来了似的,飞快将冻僵的手伸进了黄少天的衣领,冻得黄少天“哇!”的惨叫,露出狡猾的笑。两个少年又在教室里打闹一阵,才开始慢悠悠的收东西。

他俩走出校门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校门前有一条繁华的街道,此刻街上没什么人,路灯朝着远处铺去,落在他们的眼里,像璀璨的未来一样,吸引着他们前行。

他们一起去吃了肠粉和虾饺,又打包了一笼烧麦做夜宵,就回家看电影去了。

片子是黄少天喜欢的,上映的时候他俩正值月考没赶得上去看,等成绩一出来早不知下映多久了,黄少天为此失望了许久。正好前不久这部电影网络上架,黄少天就兴冲冲的充了会员,准备拉着喻文州陪他看。洗漱一番过后,两人就跑去房间里,只留了床头的小灯,暖光晕染开一片天地,又温柔的洒在俩人的身上,给他们披上金色的纱。

片子是个好片子,特效做的相当吸引人的眼球,黄少天又是个嘴停不下来的,一路对主角评头论足,引得喻文州笑个不停。小小的房间里充斥着他们的笑声,令人感觉分外心安。

    夜逐渐深了,看到后面黄少天也不怎么说话了,他俩紧挨着取暖,连呼吸都沾上对方的体温。

黄少天感觉到身边人的呼吸忽然变得绵长,

喻文州睡着了。

不同于白日中所见到的成熟稳重,睡着的喻文州似乎有趣一些,有着太多与他形象不符的,孩子气的小细节。比如双手会不自觉的攥成拳,放在身体两旁,怎么也拨不开。

电影已经进入尾声,黄少天早已知道结局,也就没了继续看下去的心思。索性关了电脑去给喻文州拿被子。喻文州是倚在床头睡着的,黄少天总觉得这样睡着不舒服,还容易着凉,但又不想吵醒他。好容易让喻文州稍稍躺下去一点,给他盖好了被子。原本不困的黄少天也突然来了睡意,稍稍洗漱一番也抱了被子准备在喻文州旁边睡下。

 此刻已经是深夜了,周遭早已没了声音。房间里只留了床头的一盏阅读灯,柔和的灯光在黑暗中晕染出一小片天地。黄少天还没有睡。先前来得快的睡意去得也快,一瞬间便觅不到一点踪迹。他随手从书架上扯了本书企图助眠,却看着就发起呆来。

 “滴”

 黄少天手表响了,

 十二点了。

 不大的响声在一片静默中显得分外突兀,黄少天从游离的状态里被扯了出来,下意识的看了看喻文州。

 他没醒,大约是白天的一千米测试耗费了不少体力,此刻他睡得非常沉,丝毫没有要醒来的意思。暖黄的灯光洒在他的侧脸上,仿佛溶进了金色的光。

 黄少天抿了抿唇,没由来的感到口干舌燥,索性从被窝里爬了出来,像带着几分虔诚,轻轻俯下身去,轻吻他的额头。

 “生日快乐,喻文州。”

 

 

 

给喻总过的第四个生日啦!终于在死线下肝出了一篇生贺来。其实是一篇没什么剧情的流水账,一路看下来也依然是狗屁不通。最初的灵感来源就是文章的结尾一幕,可以说是尽力表达出来了,可惜没能达到想要的水平,希望下回能做的更好。

唔,亲爱的喻文州,你今年成年了。我口才不好,也只好引用曾看来的诗歌以示祝福,“愿你如仲夏繁茂不凋谢,优雅风姿永远翩翩”你会是最好的蓝雨队长,你还会有很多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生日快乐,喻文州。


评论
热度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