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nident

niconiconi

七夕怼【京城4+1】

红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笑死我啦

emmaしてる:

4+1分别是:叶修,王杰希,方士谦,孙哲平,张佳乐 




起因是:





我才知道支付宝是多么得会玩……






    张佳乐平生只和两个人有仇,一个姓叶,一个姓王。




    第一个人,四冠在手,坑蒙拐骗不止,虐人之心不休,用张佳乐自己的话说:


   “这个人不要脸得仿佛浑然天成!”




   第二个人,却是真的有毒。


   根据民间统计,王杰希每带领微草问鼎一次冠军,百花就要被诅咒般痛失一名大将:第五赛季阴风一样带走孙哲平,第七赛季旋风一样卷走张佳乐 —— 这一说法,可谓信则有不信则无,邪乎异常,搞得张佳乐即使在退役后也依旧担心无比,每逢重大赛事前,都要给邹远于锋各自打个电话,问候一下身体情况。




  “庙药个鬼啊!”




   据说,张佳乐在世锦赛夺冠当夜,左手茅台右手香槟,头发一散,豪情万丈得吐露真言:


  “我们百花辛辛苦苦怼了微草那么多年!!!你们还天天庙药庙药!!!唧唧歪歪!!!感情这竟然是场三角恋!!!靠!喻文州在哪儿?老子今天和他拼了!!”




   ……




   眼下,哥几个都功成名就退了役,各自回了各自地盘。孙哲平在北京有两套房,就他和张佳乐那点粉红色的关系,叶修他们都习惯到懒得看,放任他俩一个风风火火上京,一个悠悠哉哉地陪 —— 没过多久,京城4+1,就此结盟。




   叶修,方士谦,王杰希,孙哲平,张佳乐。




   看着真兴奋,是不是?


   嘉世王朝缔造人、微草巨富扛把子、百花两任传奇队长全部到齐,还附赠一个微草大神奶 —— 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8月7日,七夕前夜,霸图男儿张佳乐坐在4+1叙旧酒席上,耍着手里的小勺,心里那叫一个欢快愉悦。


    看我怼不死你们!!!


 


    这顿饭aa,几个人不缺钱不缺时间的,叶修还假公济私得从体育局的奖金里抠了点补贴出来,酒过三巡,五个爷们,相识十年有余的老朋友坐一块,侃侃大山,自然是十分的畅快。




   “哎!你们等下哈,我出去上个厕所。”


   “得嘞。”




    眼看着方士谦晃出包厢,叶修拍了把王杰希的肩,朝张佳乐孙哲平那边抬了抬下巴:“那正好,我出去抽个烟哈,几个小时没抽了,憋得慌。”


   “你走你走,我懒得送。”


    张佳乐忙不迭往碗里夹了个龙虾腿,一边剥,一边贼兮兮得笑:


   “王总要不要也跟着一起啊?我上次听黄少天说,你一退役就开始食人间烟火,去年去蓝雨友情参观,走廊里吞云吐雾的差点把喻文州呛死,黄少天气得要打人。”


   “哪儿的事。”


    王杰希一瞥,云淡风轻得从口袋里掏了包中华,跟着叶修前脚后脚出了包厢:“等着啊。”




   “去去去。”


    孙哲平早戒了烟,十分大度得挥了挥手。




    “哼。”


   眼见着这会解手的解手,抽烟的抽烟,张佳乐得意得从座位上一弹,飞速冲到这三个人的座位前,刷刷刷,三部手机到手。




   “你干嘛呢?” 


    眼见着张佳乐心满意足得坐回座位,孙哲平呼噜了把他脑袋,凑过去瞥了一眼。




   “替天行道!”  


    头也不抬,十根手指在三部智能手机上灵活得飞舞着,嗖嗖的。


   “啥?”


   “呵呵,整人。”




   “哟呵,你还知道他们密码?挺神啊。”


   “咳,这有啥难度 —— ”


   “怎么,说来听听。”


   “王杰希手机密码是个五角星的手势,方士谦密码就他生日。”


   “这波可以啊乐乐,怎么猜的?”


   “你猜啊。”


   “……”


   “看你傻的,猜什么猜,这用得着猜吗?”


    张佳乐挑了眼角,得意得冲孙哲平笑,踢了把桌底下男朋友的小腿肚子:“我张某人,光明正大,趁他们喝得差不多的时候偷看的啊!”


   “……行吧。”


    孙哲平翻了个白眼,无语:“那叶修呢?”


   “哈哈哈哈,这孙子手机没密码!!!”




   “……所以怎么整?”


   “这三个吧,赛场得意了十年,嘉世微草,加起来七个冠军戒指 —— 这感情好,赛场得意了,我给这三只单身狗体会一下情场失意的滋味,你等着啊,七夕那天晚上,给这仨打个电话慰问慰问。”




    ……




    两天后。


    七夕。




   “您好,请问是叶修先生吗?”


    叶修那台破手机响了。 




   “恩?是啊,你哪位?”


   “您好,我这里是北京东城区民政局婚姻登记处,您在8月7号于手机支付宝登记了离婚手续,登记时间定在今天上午10点,现在已经下午2点了,请问您和您的伴侣是有什么急事不能来吗?”


   “……小姑娘,你打错了吧?”


   “先生,我打的确实是您前天登记的手机号。” 


   “额……麻烦你告诉我,我伴侣哪位啊?”


   “根据你登记的资料,您的伴侣应该是王杰希女士,三横王,杰出的杰,希望的希。7月6号的生日,对吗?”




   “……”


   “先生?”


   “……小姑娘啊,连性别都错了……”




    匆匆挂了电话,叶修盯着来电显示看了半天,打开手机支付宝,跟着刚才问到的步骤一查,自己和王杰希的姓名手机,身份证号,赫然成了张已提交的离婚申请。


    夫:叶修


    妻:王杰希




    WTF??


    叶修斟酌再三,决定给住隔壁区的王杰希打个电话 ——


  “您好,您拨打的号码正在通话中……”




   “您好,请问是王杰希先生吗?”


   “你好,我是。”


   “您好,我这里是北京海淀区民政局婚姻登记处,您在8月7号于手机支付宝登记了离婚手续,登记时间定在今天上午10点,现在已经下午2点了,请问您和您的伴侣是有什么急事不能来了吗?”




   “……”


   “先生?”


   “……请问我的伴侣是哪位?”


   “您稍等。”


    温柔的客服女声稍作停顿后,娓娓道来:“根据您在支付宝上的登记资料显示,您的伴侣是方士谦女士,方块的方,士兵的士,谦虚的谦,11月9号出生……应该没有错吧?”


   “……”




    从头到尾,都错了……


    王杰希脑补了几秒,生平第一次尝到了被雷的感觉。




     这边。




   “哈?你搞笑吧,我这都没结婚呢,离什么离。”


   “方先生,这确实是您登记时用的手机号,是不会错的。”


   “哦,那你说吧,我伴侣谁啊?”


   “是叶修女士。绿叶的叶,修长的修,生日是5月29号,户籍所在地是北京东 ——”


   “你们干嘛呢这是!今天可不是愚人节啊!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啊!这尼玛谁出的主意啊这是?你体育总局的?微草的?兴欣的?还蓝雨的?”


   “……先生,我没有在开玩笑,您确实在前天和叶修女士登记了离婚手续,您可以登录支付宝自行查看。请您配合我们的工作!要离就离!不离拉倒!!”




   “老子未婚!!!”




END.






花繁似锦:张佳乐那事儿知道了没?他可嘚瑟了,回头就告诉我了。


飞刀剑:是个人都知道了,袁薄情那天被方士谦和王队混合双打,劈头盖脸狂骂一顿,这俩一开始都以为他干的。


一叶之秋:想到叶修一脸卧槽,我竟觉得有点好笑哈哈哈哈哈


唐三打:王杰希到底有对象了没啊


飞刀剑:关你屁事?


唐三打:……


唐三打:那我关心关系你,刘小别你有对象了吗?


花繁似锦:他?他那是嫁出去的儿子,泼出去的药,回不来了。


一叶之秋:泼出去的药?????


一叶之秋:你他妈当他头孢啊???


唐三打:头孢有毒的啊!!!!孙翔你泼个屁啊!!!!你这是要毒死蓝雨啊!!!!你要毒死卢瀚文啊!!!


飞刀剑:怎么又是卢瀚文?!怎么每次都是卢瀚文???!!


唐三打:废话!!!!你他妈除了嫁卢瀚文还能嫁谁!!!喻文州吗????!!!你倒是可以试试看!!!!


一叶之秋:你TM不要打那么多感叹号!!!!!!唐昊你这人是不是有病!!!!!


唐三打:我怼死你!!!!!!!!!!!









意识流……写到哪里是哪里……